黨建
產業
國際
責任
信息
商務
紀檢
專題
文化
news.png

新聞中心

基層特稿

吉電股份:守住煤場,就是守護我們的財富
來源:吉電股份作者:日期:20.11.27

——直擊吉電股份丹東港外煤儲運

  汽車急駛在高速路上,立冬后的一天,我們要去的地方是遼寧省丹東港。

  "王主任,港口汽運煤情況怎么樣了?家里急啊!"坐在副駕駛座位的上吉電股份燃料公司調運部主任郝金剛在不停地接打電話。要說郝金剛負責的調運部,那"權力"可大了!這個部門負責全系統6家火電企業的燃煤調運工作,每天編輯匯總的煤量來耗存情況,他一清二楚,"我一看到哪個電廠庫存低了,我基本上就是吃不香、睡不著,著急上火,這些年是常事。"郝金剛說,即使庫存量充足,也得以防萬一,催交催運,在途車輛來煤情況,我每天必須要做到"門清",今天到丹東港也得與丹東港鐵路的人必須見面,要增加運力啊,否則,即使我們進口外煤再多,沒有運力保證,家里的電廠就得干瞪眼了!

  據了解,吉電股份今年1~10月份進口煤到廠已經完成了97.2萬噸,今年預計完成160萬噸,這樣就保證了公司煤炭價格低于區域平均水平,僅此一項就為公司火電板塊扭虧增盈、提質增效做出了突出貢獻。隨著一聲汽笛長鳴,一艘體量巨大的貨船出現在我們面前。"看看吧,我們從印尼采購的煤炭進港了!"順著王維新手指方向,一艘足足有12層樓高的"振洋南海"號滿載煤炭的萬噸船舶緩緩靠岸。據駐港人員、吉電股份燃料公司經營部主任王維新現場介紹,進入泊位的船海關還將進行水尺測重、檢疫檢驗以及采樣化驗等一系列手續后,港方才能組織卸船。

  我們來到丹東港插有"吉電"標牌的儲煤場,王維新與駐守在煤場的員工韓永臣、劉巖打著招呼,只見他倆滿臉炭黑,滿身煤灰,說是"邊走邊掉渣"一點不為過。 "這些煤可都是咱們從印尼采購的褐煤,優點是價格低,但太容易自燃,所以每天都必須專人測溫,發現自燃就立刻處理,要燒也得讓它們燒在咱們的爐膛里,可不能這么白白的浪費。" 王維新邊介紹邊四處查看,不遠處有幾縷黃煙引起了他們的注意,"兄弟們,干活了。"說話間三個人尋著從煤堆里冒出的黃煙跑步前進,熟練地用鐵鍬挖出已經自燃的煤,一股刺鼻的硫磺味撲面而來,雖然帶著口罩但還是嗆得人睜不開眼睛。散開、攤平、鏟滅,再將剛挖的坑洞填滿,壓實,一套操作三個人沒有過多的交流,自燃點就被撲滅了。像這樣的操作他們每天都要重復幾十次,守護好這些"洋煤"占據了他們日常工作的大部分時間。每次看到煤場的自燃點,韓永臣心疼啊!他回憶說,7月份的一個傍晚,在燃料裝車過程中他們突遇煤垛明火,他們緊急聯系港方鏟車司機到達現場,結果司機一看就說:"港口有規定,鏟車遇到明火就不能作業了。"說完這句話鏟車司機開車轉身就走了。王維新馬上聯系港外鏟車到場裝載,但遭到了港口儲運部門的制止。港口不給裝,又不讓雇車裝,看著燃燒的煤堆急得王維新和大家直跺腳。"咋地都不讓干,難道我們就這樣看著國家財產就這么燒著嗎?"一向溫和的王維新終于還是沒壓住火和對方吵了起來,"這些煤是我們大老遠從海外買回來的,港口儲運我們也是給你們費用的,要是這么白白燒掉你們要負責!"。也許是王維新的氣話讓司機覺得有道理,最終鏟車回到了現場,一點一點完成了滅火,王維新一看表時間已是第二天凌晨兩點。這次操作共處理兩個煤堆17處火點,避免了煤場的損失。

  實際上,王維新他們在港口的工作不僅只有滅火,更重要的是管理和協調。今天靠港多少噸煤,錨地還有多少排隊,煤炭裝船、靠泊、卸船時間、化驗數據,船號,在海上行駛多少船……這些事都清清楚楚地記錄在王維新的工作日記上,一個都不錯。訂貨、發運檢斤、簽合同、招標、火車轉運……所有流程爛熟于心,"我的手機冬天能做暖寶。"王維新拿著手機笑道,原來他每天都要接打幾十甚至上百個電話,溝通、協調各方關系,保證我公司煤炭從到港、靠泊、接卸船、堆存、通關、外提、發運到廠、結算等順利進行。說話間,張君就打來電話匯報汽運煤檢斤情況。經過允許,我們隨王維新來到汽運檢斤室。

  張君也是丹東港的駐港人員,所有汽運發出的煤炭都要過他這一關。180的身高、200斤體重,光頭、大眼、虎背熊腰,說起話來聲響而沙啞,不怒自威的表情,讓那些想在運輸上的 "玩貓膩"的司機不寒而栗。今年7月,受委托的運輸公司用部分矮箱車到港裝車,根據規定,矮箱車無法完全封閉,運輸途中容易造成煤炭運輸損失。見此情形,王維新警告這個運輸公司矮箱車不能裝車,裝車出港不能開具出港證。運輸公司雖然滿口答應,卻私下讓矮箱車司機裝車,并將車開到僻靜處隱藏起來,試圖與大車隊混在一塊蒙混出港。這些司機沒有想到在出港前未接受檢查的車輛,張君是不給開出港證的,王維新和張君等人當即叫停了所有車輛出港,對所有車輛進行了仔細盤查,對合規車輛一一放行,唯獨矮箱車和運輸公司收到的卻是5000元的罰單。

  "守護煤場,就是守護我們公司的財產,這一點絕不含糊。"在丹東港采訪的1天時間里,聽到最多的就是這句話。目前在吉電股份在丹東港駐守的人員共有4人,年齡最大的53歲,最小的44歲,連續在丹東駐守時間最長的41天,最短的也有20天,雖然艱苦,但沒有一個人有怨言。離開港口,偌大的煤場漸行漸遠,但見印有紅綠疊加的"綠動未來"安全帽卻依然穿梭在煤場之間,消失在煤場之外……

您是第   位瀏覽者
晴雅集高清在线观看-晴雅集电视剧免费观看-阴阳师晴雅集电影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