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nv8t3u"></optgroup><form id="nv8t3u"></form><center id="nv8t3u"></center>
      1. <strong id="nv8t3u"><tfoot id="nv8t3u"></tfoot><style id="nv8t3u"></style><thead id="nv8t3u"></thead></strong>

                大學論壇大全/書到用時方恨少

                來源:汽車行業板塊 浏覽:2810次 時間:2019年12月16日

                距許昌城西14公裏處有三大古井,即靈井、王井和李井,而靈井最爲有名,古稱“靈泉瑞溢”,是許昌十景之一。

                “靈泉瑞溢”是對靈井古井的美稱,它原在靈井鎮衛靈公廟內,衛靈公乃戰國時許國許穆夫人之侄,因數次來許,築其行宮,衛靈公廟即其行宮遺址,現在靈井鎮政府院東南隅。據靈井古井所砌磚石考證,此井當爲漢井,距今已有兩千多年的曆史,因其年深日久,旱而不涸,澇而不溢,故謂之靈井。

                四十多年前,靈井仍爲自流井,其井水通過地下水道由北而南從一石雕龍嘴中流出。相傳石龍嘴嵌一鈴,水擊鈴響,悅耳動聽,數裏之內,有其余韻。北宋《太平寰宇記》有“許昌靈井亦曰靈泉”的記載。明朝正統年間,河南開封知府黃旋贊美靈井泉水“千年閉靈應,九夏挹清涼”。清人甄汝舟亦贊美此泉水“甘甜沁齒牙,澄清鑒眉宇”。清朝《許州志》所載著名畫家王治安所作的《靈泉瑞溢圖》更是聞名遐迩,現存于許昌市博物館內。

                靈井地處高崗,水源貧乏,若于幹旱少雨之年,水貴如油,爲此,靈井人對靈泉古井倍加珍愛。二十世紀初,靈井人在井旁重建廟宇,廟內修大殿,供俸“水母仙娘”,常年香火不斷,後又在井上修葺井亭,謂之“井樓”;樓內雕二龍,謂之“二龍戲水”,一青一白,栩栩如生。每逢古會,人海如潮,晴天麗日,龍映井底,觀此井者,以硬幣擊水,水動則龍動,水靜則龍止,惹人愛憐。只可惜廟內建築及井樓毀于“文革”。

                1999年大學論壇大全來靈井上學,一日觀井,發現井旁橫臥兩根石拄,細心察看,上刻一楹聯:爲涼爲溫時而出之盈概;亦玉亦璧飲此水者貪亦成廉。細心玩味,寓意深長,問前來取水者,說是原井樓遺物。

                九十年代初,靈井人捐資在井上建一平台,平台僅由四根混凝土柱支撐,顯得簡單而莊重,只是現代了些,可惜,原井樓所刻楹聯石柱不知所終。

                我每次到此井取水,眼望平台,浮想聯翩。滄海桑田,逝者如斯,靈泉瑞溢已不複存在,想當初,此古井遺迹不遭破壞,它必將爲今日之許昌又一美景啊!想當初,修平台者若能將原井樓所刻楹聯之石,立于井旁,以警世人,也不失爲明知之舉啊!

                近幾年來,靈泉古井——靈井、王井、李井相繼幹涸,皆因周邊環境破壞所致。

                惜哉,靈泉瑞溢!
                 

                曾經,十年寒窗僅爲一朝功名,《四書》《五經》孜孜不倦地研讀,唐詩宋詞夜以繼日地吟誦,發榜之時,喜獲升遷,一頂烏紗帽算是讀書生涯的完結,心中還未免竊歎,此生足矣!

                殊不知,書到用時方恨少,對于多數古人那種功利性的讀書方式,吾實不敢苟同!讀書若僅爲功名,僅爲升遷豈不令天下的讀書人汗顔?

                羅素曾雲:年輕人要多讀些“無用的書”。不錯的,這大概便是在倡導一種更爲純粹的讀書方式,不爲名利,不爲升遷,僅爲自我充實,僅爲樂乎其中……

                人就應在這種疊加的快樂中變得有積澱,有底蘊,東坡即如此,身居高職未忘品咂詩書,貶谪黃州更加如饑似渴,讀書,大概已成了這位大文豪人生的最大樂趣;遊山玩水,自由自在,儒道詩書,日日品讀。當“烏台”的余波散盡,千年的黃州閃射出奇異的光芒,人們的目光投向黃州,黃州的目光投向蘇轼,蘇轼的目光投向那奔湧的江水,一曲《念奴嬌》便成了永恒。試想,若沒有平日裏的細心琢磨,沒有心中的文化積沉,鮮活的江水豈能開啓東坡豪放的詩情,而這大概就叫作厚積薄發吧……

                一個遠遠走來的蘇轼足以給大學論壇大全們太多的啓示,是啊,讀書不就應該如此嗎?忘卻世俗的誘惑,忘卻仕途的牽絆,獨處于幽靜之所,沏一杯香茗,悄然地關注著曆史的冷暖,縱情地解讀著世間百態,如此生活,豈不美哉?

                其實,由讀書多半可以看出一個人的生存狀態與追求,大凡心如止水,潛心思考之人都酷愛讀書,而這類人又大多是爲人所敬重的學者,他們所讀的也絕非那類爲生財升官做鋪墊的書,平日裏一點一滴的積累,茶余飯後漫無邊際的涉獵,這其中所诠釋的便是一種灑脫,樂觀的人生節奏。

                是啊,書到用時方恨少,多讀讀那些“無用的書”實在是人生的一大樂趣。再者,書,乃人類進步之階梯,而所謂“無用”也只是狹義上的近指,就長遠而言,那些眼下的“無用”終會派上用場的……

                假設這樣一幅場景,一列奔馳的火車上,三四個人促膝而坐,談天論地,上至天文地理,下至萬物蒼生,無所不談。而你,孤獨地坐在一旁,憋得面紅耳赤卻找不到說話的機會,或許平日的積澱在此刻方能顯露無疑,這是何等尴尬……何等悔恨……

                因此,請切記,書到用時方恨少絕非一句空話!
                

                相關文章: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