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 id="09a6qz"><noframes id="09a6qz"><optgroup id="09a6qz"></optgroup><li id="09a6qz"></li><pre id="09a6qz"></pre><address id="09a6qz"></address><abbr id="09a6qz"></abbr>
      • <legend id="09a6qz"><sup id="09a6qz"></sup><button id="09a6qz"></button><button id="09a6qz"></button></legend><blockquote id="09a6qz"><div id="09a6qz"></div><option id="09a6qz"></option><table id="09a6qz"></table><address id="09a6qz"></address><ul id="09a6qz"></ul></blockquote><thead id="09a6qz"><ins id="09a6qz"></ins><b id="09a6qz"></b><noscript id="09a6qz"></noscript><b id="09a6qz"></b><q id="09a6qz"></q></thead>
        <ol id="foxzgx"><ins id="foxzgx"></ins></ol>
      • <q id="foxzgx"></q><blockquote id="foxzgx"></blockquote><small id="foxzgx"></small>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經營理念

        大贏仙庭/你也曾有過夢想

        你也曾有過夢想,你也曾想大雁那般展翅高翔,後來,天那麽藍,雲那麽白,霧那般大,你迷失了你的方向。                         
        ——題記 
          初三那年,大贏仙庭們都還在爲中考做准備,期待能考上一所好高中,期待能有一場好未來。 
          你是老師眼中的眼中釘,同學們眼中的恐怖分子,卻是我眼中訓傲不羁的女大俠。你性格直率,想做什麽就做什麽,那是我向往的模樣,但是我卻不敢那般做,因爲老師、父母的眼光,就像厚重的大山,壓得我佝偻而行,不敢直身反抗。 
          後來,中考結束,我們分道揚镳,你去了一所職業中專學校,而我也因中考失利而去了一所普通高中,我們背道而馳,忘了最初的方向。 
        突然有一天,我上qq,,看到了你的留言,你說,你不想荒廢時光,你想出去闖一闖,你說待你功成名就後,讓那些曾看不起你的人目瞪口呆,你說,曉白,你會支持我的吧!我回複了你一個微笑。 
          隨後,我又回歸了我中規中矩的生活,你開始了你的闖蕩生活。從你是不是的動態中,得知你過得並不好。過了半年,我在深更半夜接到你的電話,你說:“曉白,我想回家了。”接踵而來的便是你的泣不成聲,我的瞌睡蟲瞬間消散,心疼你這個傻姑娘,曾經那個陽光、直率、開朗的女孩也被殘酷的現實擊敗而崩潰了。我說,回來吧,我們都在等你回家。 
          過了三天,我們正在上課,同學們一陣的驚呼,我擡起頭來,撞上你的目光,你朝我微笑,我甚至來不及向老師請假,便激動的跑出去擁抱你。半年的闖蕩時光,你瘦了不少,也成熟了不少,你向我講述你的經曆。後來,你說:“曉白,這半年我不後悔,曉白,我要回去讀書了,我會考上你這所學校,完善我的羽翼,然後繼續我的夢想。我擦幹眼淚,擁抱你,輕聲說,我等你。 
          學校的招生名單出來了,我們約好一起去看,在招生名單上,我們一起尋找你的名字,在一個角落裏,映著你的名字。陽光正大,未來朝著我們微笑。 
          姑娘啊,霧再大,也總有消散的時候,讓我們先豐滿自己的羽翼,到時候在展翅高翔。                         
        ——後記
        

         怨,只爲那山那水那人;戀,只求爲君一笑似紅顔;苦苦癡迷的,是昨夕殘留在心底的塵埃。
        紅塵是伊人行的千山萬水,待到容顔若老,心已滄桑的月月年年。念那人在朝朝與幕幕,卻也不見君來。
        曾想在某天醒來,便把堆積在腦海裏的一切都刪除,棄成空,做一個從零的孩子,就不會迷戀記憶。沒有記憶就不會爲那些情形糾結,時而悔恨,時而落漠。或者人要是能有選擇性記憶該多好,想忘的能忘,想留的便留。在面對人生的路途時,能走得安之若素。每一個生在紅塵中的人都有著不同的記憶和傷悲,也有著琳琅滿目的躊躇。對于自己理想中的人生來說,我是不幸的,因爲理想太高,得到的太少;對于不幸的人來講,我是幸運的,能擁有許多人不曾擁有的幸福。所以人們常說上帝是公平的,不會給每個人太多。看著自己在文字的錯落中苦苦掙紮,把每一份思念與孤單拼湊起來,細數著哀憐與等待。在悲歡離合中尋找著自己的山盟海誓,仔細的打量著擦肩而過的旁人,周而複始,望眼欲穿,都不見那人停留的腳步。有人說我抱著殘憶枉費今朝,遲遲不肯醒來,自己也以爲亦是如此。然而我並不懂自己,也不懂他人,不知道什麽是真,什麽又是假。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打開零亂的思緒,將嵌在塵埃裏的傷悲如數交予黑夜,願它捎去所有的記憶和孤單;過去的人,不再去想;過去的事,不再從提;過去的悲,不再交集。我想說的是,人往往會自己騙自己,就連回憶也會騙自己。扪心自問,心上某處,是否也有一人居住?其實,並沒有,大贏仙庭的心上,從來就沒有一人居住過,那個到達靈魂的位置,一直空著,過去沒有,現在也沒有`````時間過去很久了,一直知道自己是在等待一人,後來便養成了一種習慣,但卻忘了等的是誰?酒,很久沒有再喝,曾經以爲醉了就會開心的過,就會忘記所有的不快樂。終于,把一切都忘了,現在的每天都是新的開始,這紅塵也是新的紅塵。
        紅塵,是溪河中漂流的浮萍,纏繞著戀塵之人,伊人久久不肯退去青衣,只爲等那姗姗來遲的君。怨,只爲那山那水那人;戀,只求爲君一笑似紅顔。不知君身居何處?月上柳枝頭,你與誰相約黃昏後?這醉生夢死便醉了紅顔,把酒當歌,一笑傾城國;你若肯來,伊人願爲你舞一曲傾國傾城……

        你也曾有過夢想,你也曾想大雁那般展翅高翔,後來,天那麽藍,雲那麽白,霧那般大,你迷失了你的方向。                         
        ——題記 
          初三那年,大贏仙庭們都還在爲中考做准備,期待能考上一所好高中,期待能有一場好未來。 
          你是老師眼中的眼中釘,同學們眼中的恐怖分子,卻是我眼中訓傲不羁的女大俠。你性格直率,想做什麽就做什麽,那是我向往的模樣,但是我卻不敢那般做,因爲老師、父母的眼光,就像厚重的大山,壓得我佝偻而行,不敢直身反抗。 
          後來,中考結束,我們分道揚镳,你去了一所職業中專學校,而我也因中考失利而去了一所普通高中,我們背道而馳,忘了最初的方向。 
        突然有一天,我上qq,,看到了你的留言,你說,你不想荒廢時光,你想出去闖一闖,你說待你功成名就後,讓那些曾看不起你的人目瞪口呆,你說,曉白,你會支持我的吧!我回複了你一個微笑。 
          隨後,我又回歸了我中規中矩的生活,你開始了你的闖蕩生活。從你是不是的動態中,得知你過得並不好。過了半年,我在深更半夜接到你的電話,你說:“曉白,我想回家了。”接踵而來的便是你的泣不成聲,我的瞌睡蟲瞬間消散,心疼你這個傻姑娘,曾經那個陽光、直率、開朗的女孩也被殘酷的現實擊敗而崩潰了。我說,回來吧,我們都在等你回家。 
          過了三天,我們正在上課,同學們一陣的驚呼,我擡起頭來,撞上你的目光,你朝我微笑,我甚至來不及向老師請假,便激動的跑出去擁抱你。半年的闖蕩時光,你瘦了不少,也成熟了不少,你向我講述你的經曆。後來,你說:“曉白,這半年我不後悔,曉白,我要回去讀書了,我會考上你這所學校,完善我的羽翼,然後繼續我的夢想。我擦幹眼淚,擁抱你,輕聲說,我等你。 
          學校的招生名單出來了,我們約好一起去看,在招生名單上,我們一起尋找你的名字,在一個角落裏,映著你的名字。陽光正大,未來朝著我們微笑。 
          姑娘啊,霧再大,也總有消散的時候,讓我們先豐滿自己的羽翼,到時候在展翅高翔。                         
        ——後記
        

         怨,只爲那山那水那人;戀,只求爲君一笑似紅顔;苦苦癡迷的,是昨夕殘留在心底的塵埃。
        紅塵是伊人行的千山萬水,待到容顔若老,心已滄桑的月月年年。念那人在朝朝與幕幕,卻也不見君來。
        曾想在某天醒來,便把堆積在腦海裏的一切都刪除,棄成空,做一個從零的孩子,就不會迷戀記憶。沒有記憶就不會爲那些情形糾結,時而悔恨,時而落漠。或者人要是能有選擇性記憶該多好,想忘的能忘,想留的便留。在面對人生的路途時,能走得安之若素。每一個生在紅塵中的人都有著不同的記憶和傷悲,也有著琳琅滿目的躊躇。對于自己理想中的人生來說,我是不幸的,因爲理想太高,得到的太少;對于不幸的人來講,我是幸運的,能擁有許多人不曾擁有的幸福。所以人們常說上帝是公平的,不會給每個人太多。看著自己在文字的錯落中苦苦掙紮,把每一份思念與孤單拼湊起來,細數著哀憐與等待。在悲歡離合中尋找著自己的山盟海誓,仔細的打量著擦肩而過的旁人,周而複始,望眼欲穿,都不見那人停留的腳步。有人說我抱著殘憶枉費今朝,遲遲不肯醒來,自己也以爲亦是如此。然而我並不懂自己,也不懂他人,不知道什麽是真,什麽又是假。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打開零亂的思緒,將嵌在塵埃裏的傷悲如數交予黑夜,願它捎去所有的記憶和孤單;過去的人,不再去想;過去的事,不再從提;過去的悲,不再交集。我想說的是,人往往會自己騙自己,就連回憶也會騙自己。扪心自問,心上某處,是否也有一人居住?其實,並沒有,大贏仙庭的心上,從來就沒有一人居住過,那個到達靈魂的位置,一直空著,過去沒有,現在也沒有`````時間過去很久了,一直知道自己是在等待一人,後來便養成了一種習慣,但卻忘了等的是誰?酒,很久沒有再喝,曾經以爲醉了就會開心的過,就會忘記所有的不快樂。終于,把一切都忘了,現在的每天都是新的開始,這紅塵也是新的紅塵。
        紅塵,是溪河中漂流的浮萍,纏繞著戀塵之人,伊人久久不肯退去青衣,只爲等那姗姗來遲的君。怨,只爲那山那水那人;戀,只求爲君一笑似紅顔。不知君身居何處?月上柳枝頭,你與誰相約黃昏後?這醉生夢死便醉了紅顔,把酒當歌,一笑傾城國;你若肯來,伊人願爲你舞一曲傾國傾城……

        你也曾有過夢想,你也曾想大雁那般展翅高翔,後來,天那麽藍,雲那麽白,霧那般大,你迷失了你的方向。                         
        ——題記 
          初三那年,大贏仙庭們都還在爲中考做准備,期待能考上一所好高中,期待能有一場好未來。 
          你是老師眼中的眼中釘,同學們眼中的恐怖分子,卻是我眼中訓傲不羁的女大俠。你性格直率,想做什麽就做什麽,那是我向往的模樣,但是我卻不敢那般做,因爲老師、父母的眼光,就像厚重的大山,壓得我佝偻而行,不敢直身反抗。 
          後來,中考結束,我們分道揚镳,你去了一所職業中專學校,而我也因中考失利而去了一所普通高中,我們背道而馳,忘了最初的方向。 
        突然有一天,我上qq,,看到了你的留言,你說,你不想荒廢時光,你想出去闖一闖,你說待你功成名就後,讓那些曾看不起你的人目瞪口呆,你說,曉白,你會支持我的吧!我回複了你一個微笑。 
          隨後,我又回歸了我中規中矩的生活,你開始了你的闖蕩生活。從你是不是的動態中,得知你過得並不好。過了半年,我在深更半夜接到你的電話,你說:“曉白,我想回家了。”接踵而來的便是你的泣不成聲,我的瞌睡蟲瞬間消散,心疼你這個傻姑娘,曾經那個陽光、直率、開朗的女孩也被殘酷的現實擊敗而崩潰了。我說,回來吧,我們都在等你回家。 
          過了三天,我們正在上課,同學們一陣的驚呼,我擡起頭來,撞上你的目光,你朝我微笑,我甚至來不及向老師請假,便激動的跑出去擁抱你。半年的闖蕩時光,你瘦了不少,也成熟了不少,你向我講述你的經曆。後來,你說:“曉白,這半年我不後悔,曉白,我要回去讀書了,我會考上你這所學校,完善我的羽翼,然後繼續我的夢想。我擦幹眼淚,擁抱你,輕聲說,我等你。 
          學校的招生名單出來了,我們約好一起去看,在招生名單上,我們一起尋找你的名字,在一個角落裏,映著你的名字。陽光正大,未來朝著我們微笑。 
          姑娘啊,霧再大,也總有消散的時候,讓我們先豐滿自己的羽翼,到時候在展翅高翔。                         
        ——後記
        

         怨,只爲那山那水那人;戀,只求爲君一笑似紅顔;苦苦癡迷的,是昨夕殘留在心底的塵埃。
        紅塵是伊人行的千山萬水,待到容顔若老,心已滄桑的月月年年。念那人在朝朝與幕幕,卻也不見君來。
        曾想在某天醒來,便把堆積在腦海裏的一切都刪除,棄成空,做一個從零的孩子,就不會迷戀記憶。沒有記憶就不會爲那些情形糾結,時而悔恨,時而落漠。或者人要是能有選擇性記憶該多好,想忘的能忘,想留的便留。在面對人生的路途時,能走得安之若素。每一個生在紅塵中的人都有著不同的記憶和傷悲,也有著琳琅滿目的躊躇。對于自己理想中的人生來說,我是不幸的,因爲理想太高,得到的太少;對于不幸的人來講,我是幸運的,能擁有許多人不曾擁有的幸福。所以人們常說上帝是公平的,不會給每個人太多。看著自己在文字的錯落中苦苦掙紮,把每一份思念與孤單拼湊起來,細數著哀憐與等待。在悲歡離合中尋找著自己的山盟海誓,仔細的打量著擦肩而過的旁人,周而複始,望眼欲穿,都不見那人停留的腳步。有人說我抱著殘憶枉費今朝,遲遲不肯醒來,自己也以爲亦是如此。然而我並不懂自己,也不懂他人,不知道什麽是真,什麽又是假。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打開零亂的思緒,將嵌在塵埃裏的傷悲如數交予黑夜,願它捎去所有的記憶和孤單;過去的人,不再去想;過去的事,不再從提;過去的悲,不再交集。我想說的是,人往往會自己騙自己,就連回憶也會騙自己。扪心自問,心上某處,是否也有一人居住?其實,並沒有,大贏仙庭的心上,從來就沒有一人居住過,那個到達靈魂的位置,一直空著,過去沒有,現在也沒有`````時間過去很久了,一直知道自己是在等待一人,後來便養成了一種習慣,但卻忘了等的是誰?酒,很久沒有再喝,曾經以爲醉了就會開心的過,就會忘記所有的不快樂。終于,把一切都忘了,現在的每天都是新的開始,這紅塵也是新的紅塵。
        紅塵,是溪河中漂流的浮萍,纏繞著戀塵之人,伊人久久不肯退去青衣,只爲等那姗姗來遲的君。怨,只爲那山那水那人;戀,只求爲君一笑似紅顔。不知君身居何處?月上柳枝頭,你與誰相約黃昏後?這醉生夢死便醉了紅顔,把酒當歌,一笑傾城國;你若肯來,伊人願爲你舞一曲傾國傾城……

        相關文章

        2001